秦朝

【周叶/枪君】日常day.8

*随机掉落小段子

*辣鸡文笔,逻辑死

*私设与ooc齐飞

*慎

——————————正文——————————

相遇

擦肩

周泽楷没有想过,一切来的是这么的突然,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伸出手...



...放技能

哪吒  击杀  马可波罗
助攻 孙尚香 亚瑟 扁鹊 貂蝉

[全部]一枪穿云(马可波罗):.......

歪坐在乱糟糟的被子里,手里握着手机,刚刚偷袭成功的叶修坏笑着又舔了一口周泽楷的下唇,乐呵呵的看着到手的人头

[全部]君莫笑(哪吒):小周你又输了

[全部]君莫笑(哪吒):怎么样,哥厉害吧

[全部]一枪穿云(马可波罗):......

[全部]一枪穿云(马可波罗):前辈,耍赖

然后一点都不意外的,这两个大神级的账号又双双挂机了

[全部]吴霜勾月(李白):......

[全部]一叶之秋(韩信):......

[全部]笑歌自若(庄周):......

[全部]无浪(后羿):......

[全部]海无量(貂蝉):......

[全部]小手冰凉(扁鹊): .....

[全部]迎风布阵(亚瑟):......

[全部]沐雨橙风(孙尚香):......

剩下的八个人习以为常的接连表示对这对恩爱狗的鄙夷之后淡定的继续互怼

ps:
后来两队人到底谁赢了呢?

这个问题也没有太多的人去关注了

因为他们都仿佛听见了第二天叶修歪在更加乱糟糟的被子里哼哼唧唧的揉着腰表示:周泽楷你这个禽兽!算你狠!

FIN.

生贺第二弹

手绘一张轮回全家福【划掉】全员

——————————————

不知道哪个版本好看就都放上来了

小周生日快乐!♡


*原著向
   
*辣鸡文笔,逻辑死
   
*私设与ooc齐飞
   
*慎
   
   
————————正文————————
   
   
    叶秋退役了
   
    队长易位,一叶之秋易主,净身出户离开嘉世,整个联盟一片哗然。
   
    这样的结果也许是很多人预料到的,却没想到整个联盟的反响比想象中要大的多。不仅仅是粉丝们的悲愤交加,各大战队的反应也都很激烈。居然以叶秋的死对头韩文清为首,将怀疑的矛头直指嘉世。
   
    叶秋解约,状态下滑是真?还是另有隐情?
    一时间舆论顿起。
   
   
   
    寒风吹在脸上刺的生疼,让人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伸手将衣服领子拢紧了些,张嘴哈出一口白气。离开的太匆忙,竟然忘记了带上围巾。
   
    把手上攥着的飞机票塞进口袋,心虚的把帽沿又往低压了压,四处看看,确认了方向后,快步离开。
   
    没有人知道在叶秋宣布退役的第一时间,周泽楷独自一人奔赴H市。翘掉了训练,支开江波涛,订了最快的机票。

   
   
    “小周”
   
    “抱歉...”
   
    手机屏上几个字刺的眼睛生疼,昏暗的亮光下周泽楷的表情晦暗不明。不过很快,中规中矩的字体被黑暗吞没,周泽楷仰起脸,好看的眉目皱了起来——嘉世俱乐部。
   
    周泽楷没有直接去质问陶轩叶秋现在在哪里,这样的事他做不到。如果是黄少天的话估计会就着垃圾话的炮轰,揪起陶轩的领子来上一拳吧...周泽楷第一次讨厌起自己不善言辞的性格来。
   
    他找遍了所有一起和叶修去过的地方,街角巷尾,所有的,所有的脚步一一重叠,重叠的还有叶修的一颦一笑。
   
    “前辈”
   
    “你在哪里”
   
    “叶修前辈”
   
    “去找你”
   
    “...前辈”
   
    “......叶修”
   
【思念成疾
药石无医】
   
    枫叶的头像依旧灰暗,无数的消息石沉大海。周泽楷觉得自己是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周泽楷找不到叶修,他把叶修弄丢了。
   
   
   
    回到S市,周泽楷那一晚喝得大醉,不吵也不闹,安安静静的躺在散落着空酒瓶的冰凉地板上,任由回忆将他淹没。
   
    第一次落在发间的手指,微笑的鼓励
   
    第一次对他的悉心指导
   
    第一次一起抢蓝雨的boss
   
    第一次拥抱
   
    第一次面对面被握进手心里捂暖的手
   
    第一次告诉他,他叫叶修
   
    第一次紧靠着散落在肩头的发
   
    第一次落在嘴角的亲吻
   
    ......
   
    闭着眼,不知是哭还是笑,身体跟着心脏收绞痛苦的缩成一团。
   
    为什么不等等我
   
    为什么...丢下我
   
    前辈...叶修,我好想你
   
    第二天因为日常训练的缺席,江波涛才在满是酒味的屋子里找到周泽楷,把他从头痛欲裂的宿醉中拯救出来。问起原因,周泽楷依旧一如往常的沉默,但是江波涛知道,有什么东西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之后,这件事两个人都很默契的闭口不提。
   
    只有周泽楷自己清楚,那一晚,他没有做梦,也没有忘掉。
   

    在季后赛的赛场上,周泽楷一改之前保守谨慎的操作,变得锋芒毕露,硬生生撕开重重阻碍,用过于强势的一面带领着整个轮回杀进了总决赛。
   
    他要让全世界人都看到,他,周泽楷,不输给任何人,他也要让叶修看到,他不会再追逐着他的影子前行,他要和他肩并肩。
   
    轮回没有让任何人失望,过分低调中的华丽,那吸引力往往更致命。
   
    轮回夺冠了。
   
    毫无悬念
   
    周泽楷做到了,轮回也做到了。周泽楷低头看着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的手,他将手指紧紧收拢成拳,贴在自己心脏的位置。
   
    前辈,你看到了吗。
   
   
   
    日思暮想到胸口发疼的人站在照相机的闪光灯下,随意的勾着嘴角回应记者的长枪短炮,周泽楷血气突然上涌,一阵没顶的眩晕直冲脑门,眼前一黑,站不住脚的自己被旁边反应快的江波涛扶住才没一头栽到地上去。
   
    江波涛慌张的呼喊,其他人匆忙的靠近的脚步,都离的很远很远。
   
    周泽楷借着江波涛的支撑,茫然的睁着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屏幕,仿佛要把那个永远不会记错的身影抠下来。
   
    周泽楷知道自己回不了头了,他的世界早已经被叶修两个字占满。
   
    想...见他
   
    想...告诉他
   
    身体驱使着周泽楷推开江波涛,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选手通道里
   
【借着灯光
   
照亮全世界
   
你的眼前
   
我何其狼狈】
   
    “...小周?”
   
    独自在过道里抽烟的叶修见到周泽楷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如果手里有面镜子,估计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对周泽楷笑的有多温柔。
   
    “比赛还没结束呢小周,怎么跟丢了魂一样的?”
   
    叶修摁灭了手里的烟头,走到周泽楷身边,修长的手指穿过青年柔软的黑发,指腹贴上温热的发根轻轻摩挲。
   
    “是需要前辈的鼓励吗?”
   
    周泽楷没有说话,紧抿着唇。比自己还高些的青年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怔怔的盯着叶修不放。看的叶修心软又心疼。
   
    “抱一下?”
   
    语气认真又轻柔,生怕惊到了面前已经呆掉了的人。毫无疑问这是在周泽楷失而复得的巨震中添上最后一根压断理智的稻草,他伸出手,把叶修紧紧困进了他的双臂。
   
【哪怕万劫不复
   
也要不顾一切拥你入怀】
   
FIN.
   

————————————————
   
渣手绘勉强当生贺了...【我已弧到阵亡】

垃圾网络毁我人生。

发布失败重发,慢了不止一拍orz...
   

枪王大大生日快乐!!!

我楷皇千秋万代!!!

【周翔/枪叶】日常day.7

*随机掉落小段子

*辣鸡文笔,逻辑死

*私设与ooc齐飞

*慎

——————————正文——————————


       “周泽楷!你那么多次都赢我,那这次你就不准还手!”

       “好”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话音刚落一叶之秋挑起却邪突然出招——豪龙破军!说那时快一枪穿云居然真的没有动手反击的意思,碎霜一甩,飞枪拉开两人的距离。

         一叶之秋挥舞着战矛迅速贴近,本以为会让局势走向你追我不打,你打我跑的拉锯战。跑着跑着一枪穿云突然疾停,转身往回跑。

        孙翔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毫不含糊的一记龙牙,和预想中一样并没有命中目标,一枪穿云在即将中招之前突然矮身,噗通单膝往地上一跪,一手别在背后,一手托着什么东西往前递出,然后保持这个姿势,不动了。

        3秒...不动

        10秒...还是不动

        20秒...

        ......

        刚从一叶之秋限定式懵逼中走出来的孙翔张口就来。

        “卧槽,周泽楷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还手就不还手,你怎么不说就跪???”

        “求婚。”

        .................

        .................你赢了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某方姓脱团狗兼围观群众表示,对于二翔闹了一整天的大红脸很是喜闻乐见。

        杜·单身狗·万年暗恋·明泪流成河,妈妈你骗我,不以输赢为目的的jjc根本都是在秀恩爱!

        吴·不嫌事大·启我又相信爱情了╮( ̄⊿ ̄)╭

FIN.

【江周/全员向】日常day.5

*随机掉落小段子
       
*辣鸡文笔,逻辑死

*私设与ooc齐飞

*慎

——————————正文——————————

大家都知道轮回副队名字的偏旁部首独具一格,成了整个联盟被玩烂的梗。

        这天也不知道是谁无聊,正好在轮回队员们全体表示叫全名太麻烦,不如去掉一半来的方便的时候一起哄。

于是轮回众人对江波涛的称呼变成了...

        一叶之秋:“ヾヾヾ@无浪”

        残忍静默:“氵氵氵@无浪”

        吴霜勾月:“ ∴∴∴@无浪”

        笑歌自若:“ミミミ@无浪”

         …………

        一枪穿云:“~~~?@无浪”

打团战打的好好的江波涛手一抖,差点自杀式坑队友。

        无浪:“e...exc me???”黑人问号.jpg

        看看身边一样群魔乱舞专注吐槽的队友们,再看看卡在编辑栏里还没有发出去的“工皮寿”,在屏幕前默默捂脸的吕泊远在心里给自家画风不对的队长点了个赞。

FIN.

——————————————

我在写什么玩意...瘫一会儿

【周翔】日常day.4

*随机掉落小段子

*小学生文笔,逻辑死

*私设与ooc齐飞

*慎

——————————正文——————————

粉丝提问:

       “请问孙翔大大怎么会和别人总结出来以下:

        不美丽不温柔不撒娇...(此处省略一万六千八百九十二个字)不吵架不高调不无理取闹

        这样的人在一起呢?”

回复:

         “切,那只是因为我们队长太帅气太强大太稳重...(此处省略一万六千八百九十二个字)太宠溺太低调太体贴入微了,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类。”

——《论任性一个翔的男友痴汉力》

以及ps:孙翔大大,你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FIN.

【周翔/枪叶】日常day.1

*随机掉落小段子
   
*小学生文笔,逻辑死
   
*私设与ooc齐飞
   
*慎   
   

————————正文————————
   
    早上9:42
   
    轮回战队训练室
   
    账号登录
   
    荣耀竞技场
   
    房间1086
   
    地图刷新

    什么都没有的简陋版图,最简单粗暴的场地,没有任何遮掩,最强烈的战意!

   
    面对刚经过转会窗来到轮回的孙翔带着傲气的挑衅,作为队长,周泽楷没有表现出不悦,闷声不响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向孙翔发出了一个对战邀请。
   
    对战开始,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狠狠撞在一起,并不是孙翔单方面的强攻。周泽楷的主动贴近打得孙翔措手不及。
   
    这一失先机,孙翔却万万没有料到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一叶之秋几乎是被一枪穿云全程压着打爆了。
   
   
   
    子弹倾泻,枪体术架着生猛的操作硬生生的压制住了近战霸道的战斗法师,很少主动贴身近战的神枪手少有的暴露出与操纵者骨子里如出一辙的强势。
   
    他,周泽楷,还可以更快,更狠,更强。
   
    巴雷特阻击命中,一叶之秋的血条迅速下滑,一招收手,还没等一叶之秋做出有效反击就干脆利落的拧身起跳,凌空一记膝击,迫使对方跪倒在地,双重控制下,一枪穿云根本不给对方任何机会,顶着一叶之秋的后脑,巴雷特二次阻击,爆头!
   
    孙翔知道自己输了,输的过于彻底。
   
    残血的一叶之秋像是被一枪穿云摁进了地里,单膝抵着一叶之秋后背的脊椎骨,让他无法挣脱,一枪穿云缓缓低下头,凑到他耳边,抛开你死我活的打斗,动作亲昵的像是恋人之间的暧昧耳语。但孙翔知道不是,开口等来的将是最终不容辩驳的宣判。
   
    “你,归我了。”
   
FIN.
——————————————
   
太太们吃我周翔安利嘛( •̀∀•́ )

【江周】江副生贺


*作家江×钢琴家周
   
*小学生文笔,逻辑死
   
*私设与ooc齐飞
   
*慎
   
第一次发文,有点小紧张
   
不妥的地方还请见谅。
   
以上

————————正文————————
   
S市。
   
SAMSARA.
   
    当地一家很有名气的咖啡馆,提供的都是纯手工的现磨咖啡,会很贴心的根据顾客的喜好对口味做出调整。
   
    名字翻译过来叫做“轮回”。
   
    这是一个很有格调的地方,暗灰色的色调搭配暖橘色的灯光,柔软舒适的沙发加上各种置物架与盆景,安静流淌的喷泉,将空间合理的隔离开来。
   
    在这一方天地里,不会有人去打扰你,你可以点上一杯咖啡,惬意的坐下,读完一本书。
   
    江波涛是位即兴作家,擅长写诗,喜欢游山玩水找找灵感突发的激情,居无定所的他去过的地方如此之多,在不同的地点,都有属于他的一片足迹。纵使美景难却也不会让他有过多的留恋。
   
    而这是这个月以来,江波涛第十一次造访这里。
   
    当再一次伸手推开大气的暗色玻璃门的时候,江波涛知道,他一定是病了。
   
    “欢迎光临”
   
    推开的门撞响了门框上的风铃,沉稳的男声如预料的一样的响起。店门正对着吧台,刚迈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擦拭杯子的人。
   
    “Hi,方哥,又见面了。”
   
    习惯性的微笑总是能更快博得别人的好感,很自然的打招呼能让人很快熟稔起来。
   
    “是小江啊,又见面了,今天照旧?”
   
    “热拿铁,不加糖。”
   
    冲着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友好的笑了笑,迈开步子不紧不慢的走到吧台边,挑了个卡座坐下。
   
    被称方哥的人叫方明华,是这家咖啡馆的总管,为人亲和不说还能泡的一手好咖啡,很是受人欢迎。
   
    江波涛话音刚落下,方明华转身就在身后的柜子里取出了装咖啡豆的袋子。
   
    烘焙,打碎,研磨,萃取。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江波涛的心思却不在这里,这家咖啡馆一共上下两层,占地面积很大,人也很多,每次来都没有空出太多的位子,他四处打量着整个大厅,目光在座位间来来回回,像是在寻找着什么,过了好久才悻悻的收回目光。
   
    等到散发着浓香的液体能装满一个杯子,把煮好的牛奶一并混合,又将打成泡沫的奶油淋上去,这才缓缓的把咖啡倾倒进之前放进热水温好的咖啡杯,小心的控制着流速,在奶泡上拉出了一个漂亮的笑脸。
   
    “您的拿铁。”
   
    白瓷的杯子和底盘轻轻碰撞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这才让不知道走神到哪里去了的江波涛回过神来。匆匆道了声谢,端起杯子就
   
    送到嘴边,以至于被烫到了舌头。
   
    方明华少有的看到了江波涛失态,不过还是很适时的给人递了冰块。江波涛含着块冰笑的有些尴尬,方明华体贴的表示理解,鼓励一样的拍拍江波涛的肩,让他有心事想开些。
   
    江波涛的确有心事,不知从何开口。
   
    本性自由的他这么频繁的到同一家咖啡馆喝咖啡,并不是因为这里有多特别,咖啡有多么好喝,相反,江波涛不怎么喜欢咖啡的苦味。
   
    他来这里只是想见一个人。
   
    江波涛第一次来到S市是半个月以前。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他在手机没电了之后,成功的迷路了。
   
    偏偏天不遂人愿,在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居然下起雨来,即使已经到处左冲右突着躲雨,身上的衣服还是湿了。
   
    江波涛狼狈的站在一家店的屋檐下,看着声势浩大的雨幕很是无奈,街头只有稀稀落落三两个顶着大雨穿行的路人,雨点砸在柏油路面的声音有种奇异的节奏感。脱下潮湿的外套搭在手臂上,拨开贴在脑门上的湿发,江波涛在心里叹了口气。
   
    人在失意的时候总是能诗兴大发,江波涛现在就很想感慨个几句。
   
    数着拍子,百般聊赖的等着雨势小下来,等到注意起隐隐约约的钢琴声缭绕着和雨点的节拍混为一体时,和谐的韵律已经让他本能的寻着声音的源头推开了身后的大门。
   
    “叮铃——”
   
    一股咖啡独有的香味扑鼻而来,江波涛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弹奏声戛然而止。
   
    江波涛一愣,偏头就看到了大厅的喷泉池中央正一脸疑惑的回头看着他的人。整个大厅里大半的灯都没有打开,一个顾客都没有,安静的连水贴着池底流动的声音都听的见。
   
    刚想脱口的话就被自己咽回了肚子里,垂眸才注意到门的扶手边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不知道已经打烊了。”
   
    知道自己的失礼,对着人抱歉的笑了笑,刚要退出去,只见那个坐在钢琴边的人已经起身走了过来。
   
    “坐坐?”
   
    “诶?”
   
    突如其来的邀请让江波涛一愣,就算别人不嫌,他也不好意思真的叨扰。
   
    “都打烊了,这样不太好吧。”
   
    对方没有接话,只是转头看了看外面的瓢泼大雨,再看看身上湿的差不多的江波涛,转身去吧台的柜子里抽出一条干燥的毛巾毯,递给了来人。
   
    “会感冒。”
   
    江波涛还没来得及道谢,就好像应验了对方的话一样,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对方被他“配合”的反应逗笑了。江波涛接过毯子披上,尴尬的揉揉鼻子,心思却飘到其他地方去了。
   
    他笑起来真好看啊,人神共愤。
   
    互相介绍后江波涛知道,他叫周泽楷,正是“轮回”的馆长,是个钢琴家。
   
    江波涛也知道他经常会在这里弹上一曲,有不少的人都是因此慕名而来,而且周泽楷又生的好看,让这家咖啡馆的人气常年高居不下,一度人满为患。
   
    穿着周泽楷的衣服坐在沙发上。湿的衣服已经让周泽楷以会生病为由换了下来。周泽楷比他高上不少,衣服袖子偏长,他不得不把他卷起来。
   
    对面坐着周泽楷,手里端着对方泡的咖啡,注视着对方端杯子的手,长期弹钢琴的手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上覆着薄薄的一层肌肉,指甲修剪的圆圆的,白净的劲瘦有力。
   
    “江?”
   
    周泽楷也不知道是注意到江波涛的走神,还是被别人盯的不好意思了,一脸局促不安。
   
    周泽楷不自在的模样看的江波涛心里一动,下意识的开口:
   
    “小周能为我弹支曲子吗?”
   
    抿口醇香的咖啡,江波涛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方明华唠嗑,话题有意无意的总是带向他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boss馆长。
   
    时不时两人笑出声都会引来其他几位员工的侧目,互相插科打诨几句。
   
    江波涛很喜欢这里,舒服的氛围,好客的人
   
    以及
   
    让他喜欢上这里的
   
    一支钢琴曲。
   
    在那个时候,开口就后悔的江波涛,一边懊恼自己的失言,一边想着要怎么打圆场。却不想周泽楷居然应允了下来。
   
    一时间晕乎乎的听完了整首,只大概知道那是一支欢快激昂的圆舞曲。
   
    每天每天江波涛都会来到这里,风雨无阻。
   
    一杯咖啡加上一本厚重的书,得空了,一坐下就是很久,久到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并期待着与那个人的“偶遇”。
   
    不负众望,他等到了。
   
    清脆的铃响将沉浸在字里行间的江波涛拉回现实,抬起头疑惑着看向这个打烊的时间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
   
    他逆着光走来,完美的剪影打在了自己心上。
   
    “小周能为我弹支曲子吗?”
   
    周泽楷在江波涛身边停下,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
   
    “报酬。”
   
    江波涛似乎一点都不惊讶,从善如流的起身,走到钢琴边手指拂过光滑如镜的钢琴盖。
   
    “小周想要什么报酬?”
   
    周泽楷笑了,动了动唇,漆黑的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光。
   
    黑白琴键仿佛活了过来,在周泽楷的指下跳跃,音符入耳,与雨共鸣,带动了笔尖的滑动,倾泻下一时的感慨。
   
    江波涛四处漂泊的人生可以说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他迎来的将是全新的一页。
   
    合上随身携带的手记本,江波涛给他取了一个名字——轮回。
   
    S市
   
    SAMSARA.
   
    当地一家很有名气的咖啡馆,名字翻译过来叫做“轮回”。
   
    有舒服的氛围,好客的人
   
    以及
   
    流传在这里的
   
    一个故事。
   
    “叮铃——”
   
    伸手推开咖啡馆的大门,撞响了门框上的风铃,沉稳的男声如预料的一样的响起。店门正对着吧台,正端着咖啡的江波涛笑的温和。
   
    “欢迎光临。”

FIN.
   
   
小番外
   
江:“小周想要什么报酬?”
   
周:“...卖身?”
   
江:“......”
   
枪王大大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
   
——————————————————
   
一发不够甜的生贺
   
九点水大大生日快乐!(。・ω・。)ノ♡